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征婚

2022-08-26 18:08:36 3386

摘要:在村庄的西北角,住着李冬他们娘俩,几间破旧矮小的房子,就是娘俩的栖身之地。李冬娘年老了,身体又不好。等到年终分红,去除口粮,所剩无几。李冬人老实,虽然身强力壮,但头脑木讷。照现在的话说,就是不太会撩妹子。...

在村庄的西北角,住着李冬他们娘俩,几间破旧矮小的房子,就是娘俩的栖身之地。李冬娘年老了,身体又不好。种地那点工分。等到年终分红,去除口粮,所剩无几。勉强活口度日。

李冬人老实,虽然身强力壮,但头脑木讷。照现在的话说,就是不太会撩妹子。因此,年纪三十老几了还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他。还是光棍一条,跟娘一起在破屋里苦度光阴。

有一天,在城里工作的表兄来看望舅妈和表弟。谈起李冬的终身大事。表兄看出舅妈是心里焦急万分,却无能为力。就告诉舅妈说,现在不少人在报纸上登了征婚启事,李冬表弟何不也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或许老天有眼,有哪位远方的姑娘来应征呢。

李冬和李冬娘,一听有些道理。于是就委托表兄,全权操办登征婚广告的事宜。不久,启事登载在省级报刊。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娘俩照常生活,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登了征婚启事后,过了半年多的一天。有位同村的人,带着一位姑娘找上门来,说:“今天在镇汽车站下车时,这位姑娘向我打听李冬家的住址。并说是看了征婚启事才找来的。我就把她给领来了。”李冬娘一听,满心欢喜,连忙迎进屋,马上到地里把李冬叫回家。

坐定下来,姑娘说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李冬也说了自己家里的基本情况。李冬娘说“姑娘,我家就这么个家境,如果你愿意,你就留下来,如果不满意,我们也不会勉强你。”

姑娘想了一会,低声说:“我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也只能留下了。”

听了这话,李冬娘心花怒放,连声说:“谢天谢地,老天有眼,感谢菩萨,我有媳妇了,我儿成家啦”。

这时,左右邻居都听说了,纷纷围拢来看热闹。“哟,真有姑娘上门了,这姑娘长得倒是还不错哎。”“这女的好像年纪不是很轻了。”“这个征婚启事还是有点用,竟然找到老婆了。”“我看,李冬要注意些,要弄清楚这女的来路,别被骗了。说不定是哪天就逃走,是来暂避风头的……”众说纷纭,七嘴八舌。但有些话倒是有点道理。

其实,李冬娘也想到了防骗的一面。就婉转地问及姑娘是哪里人?家里还有谁?等等一些基本情况。姑娘一一作了回答,并掏出身份证,给了李冬娘看。李东一看,确证无疑。一颗心也就完全放了下来。

当天,就把房间简单收拾一下,当作新房。李冬久旱逢甘露,新婚燕尔,我们不去细说。一夜无话,第二天,李冬娘上街,买来几斤糖,左邻右舍分发一下。邻居们纷纷祝贺。无力办喜酒席,就这样算是成亲了。

时间飞快,转眼,半年多过去了。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大家都觉得姑娘人不错,肯吃苦,一点没有嫌弃生活清苦。手脚很勤快,也很爱干净,家里收拾得很干净整洁,李冬的衣服都是她给洗,也能帮李冬娘做一些地里的活,虽然水稻地里活,不太会,但旱地上的活,也能搭把手。一点没有郁郁寡欢的样子,一点没有要离开这里的蛛丝马迹。李冬娘真是乐开了花。待她象自己的闺女一样。一家子和睦幸福。

有一天,村干部来提醒李冬,赶紧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去了民政所,但是女方没有原住地证明,不能办理。于是就叫姑娘马上写信回去,把证明邮寄过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证明不见踪迹,李冬媳妇的肚子到是一天天的在鼓起来。有喜了。李冬娘那个高兴劲甭提了。每天伺候着,想尽办法做好吃的给她吃。登记什么的,早放到一边去了,现在肚子里孙子最为重要。别的都可以暂时放一边。

十月满足。李冬做爸爸了,媳妇生了六斤多的女儿。李冬从地里干活回到家,看见妻子和孩子,饭也能多吃几碗。满满的幸福。李冬娘悉心照料媳妇的月子,桩桩件件弄得妥妥帖帖。心想:现在有了孩子,我那颗悬着的心,到今天真正能放到肚子里。以后我也就安心了。

就在孩子能学走路的一天,突然,李冬媳妇,告诉婆婆要到镇上去买点东西,要婆婆照看一下孩子,说是很快就会回来的。李冬娘说:“去吧,早点回来,孩子等着吃奶呢。”只见她换了一身全新的衣服,背了一个她来时带来的那个包。简简单单地走了。

到了快吃中饭的时候,李冬从地里回来吃饭,还没见媳妇回来。就问娘,娘说上街买东西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可是,到了下午,还是不见人影,孩子哭着闹着要吃奶。李冬娘急得团团转,暗暗想苗头不对了,马上叫李冬到镇上去找。

李冬去了大半天,把整个小镇,到找遍了,还是没见人。跟人打听,有人说上午的时候在汽车站见过这样一个女的。李冬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呆在原地,不知怎么办。就知道大事不妙。老婆走了。

李冬急忙回家,家里去寻找线索远远看见早上妻子洗的衣服,还晾在场边竹竿上。到家进到房间。只见房间收拾的还是那样整洁,孩子洗干净的衣服,整齐地叠放在那里,自己的衣服也洗干净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顶上。一切都是两年多来的老样子,没有凌乱,一点没有要离开的征兆。李冬打开抽屉,翻看放在抽屉里的现金和她的那张身份证。一看,证实了老婆已经走了。只见近一千的钞票不见了,她的身份证,也不见了。李冬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李冬娘抱着孙女,进得房间。一起哭了起来。祖孙三代嚎啕大哭,“这叫我们怎么办呀?孩子那么小,那可怎么办?”哭声惊动了邻居,大家又像孩子妈来的时候那样都围过来看个究竟。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大伙纷纷摇头叹气,都说不可思议。可又想不出办法去把她找回来。已经过去大半天时间,这段时间汽车要开出多少路了。有谁知一出县城,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有人提议,去派出所查查她的身份证,可是身份证被她拿走了。李冬又记不全上面的号码和地址。怎么查?到了派出所。民警说没办法帮什么忙。只得回家等着,等着奇迹出现,希望有朝一日孩子她妈出现在眼前。

李冬就这样,一边拉扯着孩子,一边等着从此杳无音信、人间蒸发的妻子。一年又一年地过着。常常自言自语“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女人,你不顾我。怎么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来看看”。无尽的期盼换来无尽的苦楚。等了二十多年,终究没盼到妻子重现。

李冬就这样孤孓一生,渐渐老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