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90后辽宁小伙,多次国内相亲失败后,娶00后尼泊尔女孩倒赚8000块

2023-02-08 15:41:39 922

摘要:婚姻到底该由什么作为基础?彩礼?车房?家庭背景?或许小姜和阿优莎@小姜阿优莎的故事可以告诉你答案!(小姜和阿优莎结婚时的照片)失望:爱情本不应该用钱来衡量来自辽宁抚顺的小姜从小生活在淳朴的农村里,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他和父母、妹妹却过着平凡...

婚姻到底该由什么作为基础?

彩礼?车房?家庭背景?

或许小姜和阿优莎@小姜阿优莎的故事可以告诉你答案!

(小姜和阿优莎结婚时的照片)

失望:爱情本不应该用钱来衡量

来自辽宁抚顺的小姜从小生活在淳朴的农村里,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他和父母、妹妹却过着平凡安宁的生活,都感到很幸福。

小时候,年幼的小姜没有任何烦恼,物质条件的好坏并不能影响他纯真的天性,他一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幻想,特别希望能有机会到社会上去闯荡一番。

高考落榜后,他“如愿”进入了社会,但现实却不像他儿时憧憬的那样美好。

没有学历、没有技术、更没有背景,小姜在社会上处处碰壁。他就只能找到一些最普通的工作,薪水低又累人,渐渐地,闯荡社会的激情被磨灭了。

失意之余,小姜忽然很怀念小时候那种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生活,他想着与其在外面勉强混个温饱艰难度日,还不如回到农村帮父母务农,这样既能生活又能尽孝。

回到农村后,小姜确实过了一段安静的日子,但他毕竟已经是个大人,有些麻烦是怎么也躲不掉的。

1991年出生的小姜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算他自己并不着急,但村里的闲言碎语却逼着他、逼着他的父母,使他不得不面对这个严肃的问题。

(尼泊尔博卡拉的费瓦湖景色)

他过去虽然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没有开花结果,现在年纪大了,显然也来不及慢慢培养感情,于是相亲就成了一条他似乎非走不可的出路。

小姜有一阵子就忙于和各种亲戚朋友介绍的女孩相亲。

一开始他心里确实有些期待,因为美好的婚姻本就是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的。

但几场相亲过后,小姜不禁感到失望透顶,他的那些相亲对象或开门见山,或拐弯抹角都在谈彩礼、谈车房,唯独对感情和婚后的生活避而不谈。

这简直不像是两个人在商量结婚,而是两个家庭在为钱“洽谈合作”。

这样没有人情味的所谓“相亲”,令小姜十分反感,他索性回绝了所有亲朋好友的介绍,也不再提及结婚的事情。

因为小姜是个很看重感情的人,他从这种动辄百万彩礼的婚姻模式中看不到一点感情的温度,也很难相信与这些人结合能让自己得到真情和幸福。

小姜也并不是拿不起彩礼钱,他和父母勤苦劳动那么多年已经存下了一笔不小的积蓄。而论长相和人品,小姜在自己村里也并不比别人差到哪去,他只是不愿意陷入这种交易式的婚姻困局里。

不“合群”的人总是难免会受到许多的非议,何况农村里的流言蜚语本就是比较多。

对于这些闲话,小姜自己可以选择充耳不闻,但看到父母因为自己已近30了还没能结婚而在人前抬不起头、脸色难堪的样子,小姜还是感到郁闷无比。

有一天,正在进退两难之际的小姜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阿优莎在尼泊尔博卡拉的费瓦湖)

阿优莎:一个小10岁的尼泊尔姑娘

那是在2020年10月份的时候,心情烦闷的小姜正漫无目的地在刷一个国外的交友软件。

突然,一个外国女孩给他发来了消息,她的头像就是她本人,长得十分美丽动人,小姜一下子就被她迷住了。

他们两个人借助翻译软件聊了一阵,对彼此都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原来这个漂亮的外国女孩叫阿优莎,是南亚尼泊尔人,年龄比小姜还小10岁。

她之所以找小姜聊天,是因为看到小姜资料上介绍说他是中国人,而她一直对这个与自己国家毗邻的神秘大国很感兴趣,希望能从小姜这里了解到更多的中国文化。

小姜则很乐意满足这个尼泊尔女孩的好奇心,对她所提出的问题知无不答,就算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也会尽快搜索出来为阿优莎解惑。

两个人于是经常联系,畅聊中国文化,大到黄河长江、故宫长城,小到美酒清茶、粽子饺子,总之无话不谈。

(在尼泊尔包饺子)

渐渐地,小姜和阿优莎对彼此都越来越依恋,感情也随着一条条聊天记录越积越多。

最后,还是年长的小姜先捅破这层窗户纸,直接了当地向阿优莎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意。

阿优莎当然对他也很有好感,但他们毕竟是两个国家的人,面对小姜的感情,阿优莎表现得很怯弱。

小姜非常理解阿优莎的犹豫,尽管他们在网上聊得很欢乐,但没有真诚地面对面接触过,谁又敢轻易地付出真心呢?

于是,小姜决定前往尼泊尔去见阿优莎,他决心为了两个人的幸福冒一回险。

(尼泊尔伊塔哈里大型节日活动)

因为国内也不乏通过聊天相亲把人骗到国外实施犯罪的国际诈骗案件的报道,所以他的决定还是担着一定风险的。

小姜的父母知道后都觉得他太过冲动,极力反对他这样做,而且他们一致认为娶个外国媳妇是件不现实的事情。

但小姜始终放不下阿优莎,他凭直觉相信阿优莎不是在骗自己。

而为了让父母放心,小姜决定在网上找个伴一起到尼泊尔去,就这样,他联系到了同样要到尼泊尔去找媳妇的王哥。

他们办好了旅游签证,买好了飞往尼泊尔的机票后才又向小姜的父母摊牌,至此小姜的父母虽然还是担心小姜的安全,但见他执意要去,也就不再阻拦他了。

见面:她却和父亲一同出现了?

当时是2021年4月份,国内外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国家提倡非必要不出国,小姜和王哥在过海关时被工作人员劝住,希望他们为自身安全考虑,暂时不要出国。

但两人哪里肯听,不停地向海关人员求情,海关人员拗不过他们,而且也不是强制政策,最后只好给他们放行。

小姜坐上飞机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想着阿优莎,他既激动终于要见到这个美丽的尼泊尔女孩了,又担心自己和她的感情经不起现实的考验。

(坐在藤床上的阿优莎)

可是不论如何,他已经选择出来了,只能遵从命运的安排去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终于,飞机降落在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

不管结果如何,这毕竟都是一段值得纪念的经历,在去车站接阿优莎的路上,小姜一直在拍摄视频,想用这种方式把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

阿优莎是和她的父亲一起来的,他们和小姜虽然语言不通,但见到他后都表现得很热情。特别是阿优莎,还带着点孩子般的羞涩。

见到这对父女后,小姜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至少证明这不是一个骗局,阿优莎确有其人,一个喜欢中国文化、开朗活泼的尼泊尔姑娘。

虽然小姜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带着阿优莎父女去加德满都的集市、商店为她的家人买衣服、买礼物。

王哥从头到尾一直陪着他们,一伙人在城市里逛来逛去就跟在我们国内逛街一样轻松自在,买好东西后,他还陪小姜一起坐车到阿优莎家里去。

阿优莎的家在另一个城市,距离加德满都大概五百公里,坐大巴车要花十几个小时才能到。

(阿优莎在加德满都的车站)

在大巴上,阿优莎已能自然地依偎在小姜怀里,他们毕竟是畅聊了半年之久的人,见面后很快就有了亲切之感。

由于小姜长时间生活在农村里,已有很久没有坐过长途客车,枯燥颠簸的旅途让他感觉很疲倦;他想到阿优莎才从家里坐那么长时间的大巴来到这里,现在又要坐回去,又很心疼她,同时也很感动。

虽然小姜到加德满都的距离更远,但坐飞机比坐大巴快得多,也舒服得多。

阿优莎的家位置很偏,小姜他们第二天坐到镇上的车站后还要转乘三轮摩托才能达到那里。

(阿优莎家镇上的学生发现了小姜)

那是一处略显荒僻的小村落,房屋建筑就跟我们国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普通农村差不多,小姜来到这里感觉就像回到了过去一样。

平整的砂石土路两旁长着针尖般的野草,远处是各种不同形状的农田,薄纱般的云雾罩着蔚蓝的天空,亮白的阳光下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这幅农村风景画虽然和小姜记忆中小时候的家乡风景不尽相同,但那种远避尘嚣、恬淡平静的氛围却是一模一样的,小姜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

阿优莎家在村里经营着一个小卖铺,算是比较富裕的人家,但她家的房子也是木板房叠着土房,建得毫无美感可言,且有低矮陈旧。

房子虽差,但主人却很好客,阿优莎的母亲准备了清淡可口的饭菜招待小姜和王哥,她和阿优莎的父亲一样,是个老实本分的尼泊尔农民。

(尼泊尔人每天吃的饭菜)

两个中国人来到这个偏远的村落,就好像两块石头掉入水中,激起阵阵涟漪。不止阿优莎家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就连镇上的学生都跑来探看小姜二人。

小姜是为能和阿优莎结婚而来,所以决定暂时住在阿优莎家里,通过日常生活中的接触观察阿优莎,也让阿优莎和她的家人观察自己,看看他们两个有情人是否适合厮守终生。

王哥因为有自己的心上人要见,所以没住两天就独自离开了。

阿优莎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叫做布米甘。

小姜住在她们家里的日子里跟这个年幼的妹妹相处得很愉快,她就像童话里的精灵一样充满生气、调皮好动。

(阿优莎的妹妹,布米甘)

很多时候阿优莎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都是布米甘带着小姜到村子附近去游逛。

小姜住在这里的日子也坚持拍摄视频记录生活,他小时候就梦想着能多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身处异国他乡,也算是遂了儿时的心愿。

他同时也把自己当成阿优莎家庭里的一份子,和她一起到菜市场买肉、给她买新鞋买镜子、为她家安装WIFI,还和她一起去拜庙堂,两个人的感情也在逐渐升温。

不过小姜也在被“看管”着,阿优莎一家禁止他单独外出。起先小姜感到很疑惑,不明白他们的用意,直到一天晚上他偷偷跑出去看青蛙,被惊慌的阿优莎找到后大骂了一顿才明白。

原来尼泊尔农村经常有毒蛇出没,如果不小心被咬上一口,得不到及时治疗的话就很可能会丢掉性命。

结婚:女方家反倒出了8000多块的彩礼钱

小姜在这里住了没多久就到了播种的季节,阿优莎和父母奶奶都到田里去插秧。

(播种时节,阿优莎在水田里插秧)

对他这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人来说,没有比会做农活的女孩子更有吸引力的了。

他已决心要娶阿优莎为妻,为了征得阿优莎父母的同意,他只有尽量表现自己。

阿优莎家玉米地的玉米成熟时,小姜也像在抚顺老家一样,背着背篼和阿优莎的奶奶一起到地里去掰玉米。

(小姜和阿优莎的奶奶在地里掰玉米)

小姜在阿优莎家里住了三个月后,她的父母才终于同意将她嫁给小姜。

而尼泊尔的习俗却和中国截然相反,这里结婚时反倒是女方要给男方彩礼,所以阿优莎一家当时就花了8000多块钱给小姜买金首饰。

对此,小姜很受感动,他在中国时迟迟不肯结婚就是因为相亲对象都只会跟他谈条件、要彩礼,他反感以金钱为基础的婚姻,所以才一直单着。

不过,并不是说小姜自己不愿给彩礼,反而希望女方给自己彩礼。他本来也是拒绝阿优莎家里给他任何东西的,但送金首饰是尼泊尔的习俗,他却之不恭。

为了使他们这段姻缘不致有一方吃亏,他花了差不多的钱为阿优莎买金首饰,同时也为了证明他们的婚姻不是建立在哪怕一丁点金钱基础上的。

(阿优莎在金器店里试戴金首饰)

小姜和阿优莎之所以能够结合,是因为两个人对彼此都有感情,心灵的契合才是他们婚姻的基础。

2021年7月,小姜和阿优莎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尼泊尔的寺庙婚礼仪式庄重、氛围庄严,小姜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神圣感。

他和阿优莎当时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帐幔中,四周装红挂彩,仿佛童话的世界。

(小姜和阿优莎结婚时接受来宾的祝福)

每个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向他们表达衷心的祝福,将代表喜庆、幸福、美好的红泥涂在他们的额头。

一个中国青年不远千里迎娶尼泊尔姑娘的佳话在当地轰动一时,小姜和阿优莎之后还受邀去参加了电视台的采访。

(接受尼泊尔电视台采访的小姜和阿优莎)

圆满:庆幸没有向庸俗的婚姻模式妥协

曾一度对婚姻失望、打算孤独终老的小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能获得这样的幸福。他很感激命运的指引,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向庸俗的婚姻模式妥协。

虽然和阿优莎如愿成为夫妻,但小姜明白他们之后还要面对许多困难,也还有许多文化上的差异需要磨合。

(阿优莎和小姜坐在婚礼的帐幔里)

为了能和阿优莎畅快交流,他已在学习英语和尼泊尔语,阿优莎也在慢慢地接触、熟悉中国的风俗文化。

两人坚信,以感情为基础的婚姻,必能战胜异国结合的种种困难。


采编:红年

审核:南君

联系:私信并关注即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