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故事:我好心把闺蜜介绍给熟人相亲,不料却葬送了我俩十年的友情

2023-02-08 15:44:48 79

摘要:本故事已由作者:殷长歌,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在撮合杨嵩和柳妍妍见面的前一刻,闻静的成就感蹭的冒上了脑门儿。那会她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好多大妈就喜欢给人做媒了,原来成就了一段情侣,甚...

本故事已由作者:殷长歌,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在撮合杨嵩和柳妍妍见面的前一刻,闻静的成就感蹭的冒上了脑门儿。

那会她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好多大妈就喜欢给人做媒了,原来成就了一段情侣,甚至一段姻缘,真的是一件喜气又超级有成就感满足感的事情。

柳妍妍是闻静的好闺蜜老姐们儿了,两人的友谊已经持续了将近十年,从大学到社会,一起相互安慰扶持陪伴走到现在,关系亲密过亲姐妹。

闻静一直相信,她跟柳妍妍上辈子肯定是亲姐妹,这辈子来续缘的。

她们知道对方的每一段心路历程,知道对方的喜好和厌恶,在一起住时不分彼此,不在一起住时,聊天记录每天都满当当。

闻静曾开玩笑说过,她每天睁眼一打开手机,就有当皇帝的感觉,都是柳妍妍给她的。因为一打开手机,满当当都是柳妍妍发来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小视频,长短文章,冷笑话,身边的故事和感慨。大到国际要闻,小到长了个小痘痘,都要分享。

这该死的腻歪友情,两人都享受极了。

当然在柳妍妍被家里催婚催到鸡飞狗跳时,也肯定会诉苦给闻静听。

闻静老神在在的说:“怕啥,就算你不结婚,他们说的不婚族会晚年孤独才不会出现呢,老了我们一起过。”

柳妍妍笑道:“呸,我要找男人,我还想生娃呢。可就是找不到嘛,又怕遇到渣男,现在时不时就有婚姻不幸走绝路的女人,好怕自己也运气不好遇到了。”

柳妍妍大学毕业后,就听家里安排,去做了熟人介绍的工作,后来又考了编制,一直生活环境比较单纯,没受过什么挫折,自然识人能力要差点,她对自己的能耐还是有些认知的。

闻静思索了一会,说:“那要不我介绍一个给你处处看?”

柳妍妍惊道:“你有合适的?”

闻静点头。

其实她想到的人选柳妍妍也知道,是她之前在家乡论坛结识的,叫杨嵩,平时网络交流,很聊得来,后来她回老家都会见个面吃个饭,算好哥们。

她跟柳妍妍提起过很多次这个人。柳妍妍也知道她认识杨嵩的时间不短了,五六年吧,知道杨嵩的很多事情。

现很多人都善于在现实隐藏自己,却在网络对网友吐露心事,杨嵩大约就属于这一种。好在从网络诉说心事到跟闻静现实见面后也不尴尬,继续舒畅地交流。

总体来说,在闻静印象里,杨嵩算是一个有责任感,人品还不错的男子,目前也是单身,倒是真的可以跟柳妍妍撮合一下。

闻静提了杨嵩的名字后,柳妍妍表示可以试着接触一下。闻静回头就打电话给杨嵩说了,杨嵩也愿意接触,于是杨柳两人当时就加了联系方式。

本来闻静还担心两人有相亲的感觉,会破冰困难,毕竟一个她兄弟,一个她闺蜜,太了解这两人的社交能耐了。

谁知柳妍妍跟杨嵩的第一次交流却异常顺利,并且充满了喜感。

跟杨嵩加上微信后,柳妍妍还在让闻静出主意怎么打招呼好,那边杨嵩的信息却很快就过来了:“我记得你,你就是上次嫌我菜,看到组队里有我就秒退的那个猫头。”

闻静看了一眼柳妍妍递过来的手机,又掏出自己手机看了一眼柳妍妍十年如一日不换的猫头像,差点没笑尿。

大约是去年,她玩上了一款游戏,柳妍妍看她玩也跟着玩,玩一段时间后,她看到杨嵩也在玩,那游戏用微信登陆,游戏头像跟微信头像是同步的。

杨嵩刚开始玩还不太会,被闻静不止一次吐槽过菜。

有次刚好三人都差不多时间上线,闻静拉了柳妍妍组队,然后又把杨嵩拉了进来房间,谁知道柳妍妍看到杨嵩,发现他就是闻静经常吐槽的那个坑货,害怕输了掉分,直接特别果断的退出了组队房间。

当时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但鉴于两人互不相识,只是朋友的朋友,也就混过去了。谁知道如今两人却在开始尝试处对象,而杨嵩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事儿,闻静能不笑吗,她差点肚子都笑疼了。

她拿手机给杨嵩发信息说,没想到你小子这么记仇,都一年多的小事了,还记得。

杨嵩得意洋洋的回:“那必须得记得她,我要让她后悔当初错过认识我。”

闻静笑骂了一番,看到柳妍妍埋头偷笑着戳手机,心想这样真好,如果成了,那她最好的两个朋友成了一家人,真是再美好不过。

杨嵩跟柳妍妍的进展很顺利,柳妍妍不止一次跟闻静分享过两人的交往,甜蜜又开心,她说从来没跟哪个男人这么能聊过,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并约定好了见面日子,要闻静到时候也到场。

闻静自然满口答应,眼看就要成了,能见证他们的第一次奔现,她乐意。

就像闻静想象的一样,见面顺利,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很快开始谈婚论嫁。

其实他们也不算没有阻力,起码杨嵩本来是在老家,柳妍妍的工作是在S市,就是一个难题。但杨嵩真的是很喜欢柳妍妍,特别想跟她在一起,放弃了老家的事业,跑来S市里重新开始。

闻静也没想到杨嵩这么果断,一面担心杨嵩重新开始很艰辛,一边又为好闺蜜找到了疼她入骨的而开心,经常对柳妍妍说要珍惜啊,他其实也满不容易的。

S市房价高昂,因为杨嵩的努力奔赴,柳家在柳妍妍的游说下没有过多为难,两家父母会面后,柳妍妍跟杨嵩租房同居了,两家人开始讨论婚礼的事情。

柳妍妍还曾娇羞的说婚礼过后一定好好感谢闻静这个大媒人。

但堕入爱河的柳妍妍跟闻静联络越来越少了,她开始忙着装扮她跟杨嵩的小家,开始琢磨厨艺,学习很多很多以前不会的技能。

闻静也正好忙着创业,每天脚不沾地,那天好不容易忙完,回到家里疲敝的躺床上,脑子里开始盘算着柳妍妍婚礼时,她要尽力抽出两天的空档去做伴娘。

想着想着就笑了,她是真的好希望柳妍妍幸福啊,特别是想到那个让闺蜜幸福的男人是自己介绍来的,就更加开心。

大约这世上,除了柳家爸妈,她就是最希望柳妍妍幸福的人了。

正是半夜十二点左右,想着笑着,她几乎要睡着了。突然大门被拍响了。

她从猫眼里看出去,竟然是披头散发的柳妍妍。慌忙开了门让柳妍妍进来,发现她眼眶红红,身上居然还穿着睡衣呢。

柳妍妍一看到闻静,也哭了,“我不想跟杨嵩结婚啦!”

闻静吓了一跳,刚来的瞌睡立马全无,拉着柳妍妍问:“咋了这是,发生啥了?”

柳妍妍抽抽搭搭的说了她跟杨嵩的吵架经过,其实就是婚礼上,她穿几套礼服的事情引起来的。杨嵩说两套就行了,一套婚纱完成换戒指仪式,一套敬酒服。

柳妍妍坚持要三套,她想敬酒完后,再换一套晚礼服。

杨嵩嫌浪费钱,还麻烦,柳妍妍坚持。并且搬出来闻静以前说过的话,那是两人还在大学时边看韩剧边憧憬未来,闻静笑眯眯地说,以后柳妍妍结婚她一定要做伴娘,帮她拿化妆箱,拎包包,帮她挑三套礼服,一套婚纱要浪漫风格的,一套敬酒服要端庄的中式风格,一套晚礼服要魅惑冷艳风格。要让她做最美丽的新娘子,照耀全场,让所有来宾惊叹。

那时候年轻,小女生的幻想一晃而过,闻静都差不多忘光了,没想到柳妍妍竟然记了这么多年,并且坚持要执行。

闻静扶额,这多小个事儿,至于吵架吗?

柳妍妍越说越哭得厉害,说:“本来两套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好好说嘛,他干嘛要说我浪费钱,说那么多,好像他家现在经济不好都是因为我铺张浪费造成的一样……”

闻静觉得真的就是话赶话,都在说气话,于是安慰了柳妍妍,然后渐渐转移话题,哄得柳妍妍情绪好了很多,两人并排躺着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刚到公司,杨嵩的电话就来了。

闻静立马接了电话,本想叫杨嵩赶紧去她家接柳妍妍回去,谁知杨嵩压根就没提柳妍妍在哪的事情,劈头就问:“我爸早先年喜欢赌博,是你告诉妍妍的吧?你仗着我以前信任你,跟你说过很多我的事情,现在回头你跟妍妍揭我老底,有意思吗?”

闻静当时就懵了:“你爸赌博?”

杨嵩冷笑,“是的,输了不少呢,我前些年赚的钱,都给他还债了。”

闻静这才反应过来,意思是杨嵩想婚礼上能省则省,原因是早些年他爸输了太多钱,导致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而这个事情柳妍妍知道了,并且不是杨嵩自己坦白的。

可是,她闻静不知道啊!

杨嵩没说跟她说过这个事情,柳妍妍昨晚也没提,她这段时间因为忙碌,跟他两人联系都少,哪里还有心思讲那些早年八卦,现在杨嵩明明就是在冤枉她啊。

闻静捋清楚这些后,当时就怼了回去:“你爸输钱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知道,妍妍怎么知道的我哪知道,你别自己不小心露陷了就来甩锅给我,靠!还有,立刻马上把你媳妇从我家接回去,老娘有空再跟你算账!”

吼完就挂了电话,一天的心情都被这通电话给废了。

晚上回去后,妍妍已经走了,她发信息确认她是回了跟杨嵩的小家,心里略安,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的地毯上,敞开了手脚躺尸。

身子是静下来了,脑子却停不下来。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知道别人太多隐私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当年杨嵩跟她联系紧密时,正是他的人生低谷期,那时候他天天拼命赚钱,经常诉说工作的辛苦,人际关系的难事,她还曾积极出谋划策。

杨嵩还说过家里父母偏心他弟弟,说过初恋是怎么开始又怎么失败。说过很多很多的,多到哪些事他跟她提过,哪些事他不曾提及,他自己都忘了。

而闻静,听了很多很多,多到哪些事他提了她记得,哪些事提了她不记得,她也搞不清楚了。

她确定的是,杨嵩父亲这个事,她确实完全没印象。而柳妍妍虽然知道,却没当回事,不然也不会提到两人因为省钱吵架了,却没说到这个,估计是觉得他爸是他爸,杨嵩是杨嵩,只要杨嵩没这个不良嗜好就行。至于钱,柳妍妍向来没多大概念,她物质要求不算高的。

以杨嵩对闻静的了解,她今天在电话里的否认,应该是相信这事不是她说给妍妍听的。只要他信了,妍妍又愿意回去了,这事就算翻篇了。

但她还是莫名涌起了一股悲伤,她突然觉得柳妍妍正在离自己渐渐远去。

以后有些话,她不能敞开了说了,杨嵩的很多事情,她也该在柳妍妍面前闭口不提。知道的多不值得炫耀,更不要去随便忠告,柳妍妍跟杨嵩才是一家人,而她,已经要是个外人了。

婚礼的时候,闻静推掉了所有的事情,去做了伴娘,喝酒不少,话却不多。

台上那一对小新人,满脸幸福笑,她也跟着笑,祝愿他们白头偕老。他们当场说起恋爱经过,提到伴娘就是那个媒婆,全场起哄,甚至有小姑娘当场开玩笑说叫闻静也给她们介绍个如意郎君。

闻静被一圈人围住,无奈喊了一声:“要不改天我去弄个婚姻介绍所呗?”

全场哄笑,那天婚礼的气氛是真的好极。闻静心想:“她幸福就好。”

婚礼过后,闻静依然忙碌,忙着做事业,忙着变有钱。柳妍妍也忙,她怀孕了,开始学习打理家庭,迎接小生命。

闻静有时候停下来,会想起当初柳妍妍开的玩笑:“我天天都在等着我的闺蜜暴富,然后带我吃香的喝辣的住美的,开着玛莎唱着歌,天天乐呵呵。”

那时候的闻静雄心壮志,粉拳紧握,咬牙说:“集美你等着,我一定要变富了开豪车带你去兜风,请你吃龙虾,吃一只扔一只。”

那时候的她们,笑得没心没肺,开心了就蹦蹦跳跳,高兴了就搂搂抱抱,情谊纯净又热烈。

她们这对好闺蜜,有多久没一起吃饭唱歌,一起吹牛了呢。

好像很久了。现在柳妍妍已经是个可爱小男娃的妈妈,满心满眼都是老公孩子,早已经没了当姑娘时的恣意,也没了当初的社交圈。

闻静有时候会买些东西去看她,她每次都会说孩子多么调皮,养育一个孩子是多么艰辛。相聚的时间总不会超过下午五点,到那时,柳妍妍就各种事情,然后闻静自己告辞。

直到有一次,她因为在楼道里讲电话,耽误了差不多半小时,一出来,正撞到了在等电梯回家的杨嵩。

杨嵩现在S市已经工作稳定,收入不错了,当然这些是柳妍妍告诉她的。自从他们结婚后,闻静就刻意跟杨嵩没了联系。

杨嵩打招呼说好久不见,闻静也回笑。两人走到小区花园里,并肩散了会步,随便聊了一些工作近况,就散了。

杨嵩回楼里后,闻静也回头出去,快要走出小花园时,她似乎心有灵犀一样抬头看了一眼柳妍妍跟杨嵩所住4楼的阳台。正好迎上了柳妍妍那双似乎淬了毒液的眼睛,在傍晚的余晖里,让闻静两手臂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突然似乎明了,为何每次去柳妍妍家看她,她都掐着点让她自己走,从来不留她吃晚饭,更别提姐妹淘一起来个夜谈会。

柳妍妍是怀疑自己跟杨嵩有暧昧吗?

从那天鸡皮疙瘩久久不消后,闻静愈发跟柳妍妍少见面,每每想起那天傍晚柳妍妍站在阳台的样子,她心里就一片凉意。

可她们曾经那么要好,好到掏心掏肺,好到如果哪天出意外要死了,她得拼尽最后力气把跟柳妍妍的聊天记录删光了再死才瞑目。

她总以为自己活得很努力的在发光发热,温暖自己身边人,没想到她最看重的好闺蜜,居然对她的人品产生了质疑。

如此狗血。

日子从来不会因为谁的疏离而慢下来,依旧不急也不缓的流淌着。

闻静这些年专注事业,虽然还买不起玛莎,但也开上了一百多万的宝马。

有时候闲下来了,会觉得些许寂寞。她会一遍遍的翻通讯录,看到柳妍妍的名字,点开又关上,关上又点开。有时候看到朋友圈里柳妍妍晒娃,晒老公送的礼物,会点个赞,但从不留言。

以前读书时几个要好的同学聚会,也没看到柳妍妍有出席,但却有她的消息,她好像过得不太好,至今没买房子,带着孩子和公婆挤在不宽敞的出租房,晒的礼物有些眼尖的同学认出来是假货。

闻静一笑而过,不作置评。她以为,她跟柳妍妍的情谊,也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虽然没了亲密,但好歹没狗血的撕逼,也好吧,就这样吧。

所以那天柳妍妍联系她,她还是挺意外的。

柳妍妍说想带着孩子,借住她家一段时间。跟杨嵩吵架了,又不想回娘家,实在没地方去了。

她情绪很崩溃,完全没了以前的仙女气质,看着很狼狈。

流着眼泪说自己瞎了眼,本来婚前就知道杨爸爸品性不好,输了很多,却不当回事。觉得人家改了就好了,哪知道染上了的不良嗜好,哪有说改就改的,这些年,她跟杨嵩就像填无底洞一样给公公填赌债,已经是身心俱疲。

闻静无言的递过去两张纸巾,任她絮絮叨叨的说这些年的辛苦,想伸手去揽她,想了想又没动,她好像对柳妍妍抬不起手了。

柳妍妍泪水涟涟的看着闻静说:“我该怎么办啊,孩子还这么小,可是我公公真的是个无底洞……”

闻静嘴唇蠕动,深呼一口气,说:“你要是想离婚,又怕以后自己一个人带小孩困难的话,我还是有能力帮你的,你不用太担心……”

柳妍妍突然止住了哭泣,直勾勾的盯着闻静看了一会,问:“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跟杨嵩离婚?”

闻静愣了一下。

柳妍妍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坐直了身子,呵呵笑了一下。

闻静皱眉,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竟然突然笑了?她预感柳妍妍接下来说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柳妍妍接着说:“我们结婚后,杨嵩从老家搬过来很多东西,其中包括一张他藏着的U盘。”

闻静疑惑的看着她,寻思自己当初跟杨嵩真的是君子之交,哪怕吃饭喝酒了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至于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照片留存吧。

“那U盘,全都是你们的聊天记录啊,有微信聊天记录,他特意存存下来转到盘里,还有好久前论坛交流的截图,甚至还有在你贴子后面,你们第一次搭话的记录。还有很多你以前写的贴子,随笔日记都有……我的老公,居然特意用一个U盘储存了跟我好闺蜜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

闻静脑瓜子嗡嗡作响,她条件反射一般的说道:“我跟杨嵩从来没暧昧过。”

柳妍妍说:“是,我知道你是独身主义,你嫌婚姻麻烦,嫌结婚后破事儿多,可你跟杨嵩虽然聊天内容没有暧昧,但你们的聊天记录你知道有多少G吗?你注意过吗?而且他还需要那么小心的保存,什么意思啊?”

“你为什么要介绍自己的蓝颜知己给我啊,亏我还在恋爱时天天傻乎乎的说我们多要好,有事没事就要跟杨嵩提说你跟我说了啥,你几乎充斥在我所有的过往里你知道吗?我说我们都喜欢猫咪图案,他买的好多小家具都是印着猫咪图案,你觉得他是在迎合我的喜欢,还是在怀念你的喜欢?”

闻静感觉整个身体的气血都在往脑门顶上冲,她明明记得杨嵩都记不清楚他们聊过哪些事,他竟然会有特意保存聊天记录?

莫非那次他控诉揭老底的事情,其实就是去警告她别乱说他以前的事情给柳妍妍听吗?

崩溃的柳妍妍因为太过激动,也因为憋了许久,突然爆发出来,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而作为听众的闻静,心里杨嵩的形象正轰然崩塌。

闻静此刻,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杨嵩果断从老家来S市后,开始时对自己特别热络,后来渐渐冷下去,比如关于他们吵架,比如柳妍妍的刻意疏远,比如柳妍妍在阳台上的那个可怕眼神。

她以为,自己把最好的两个朋友撮合在了一起,亲上加亲一样,是如此完美的安排,没想到却一起落入了人性的深渊里,她同时失去了他们。

她一直深夜为之惆怅的友情,想破头都想不通的事情,突然豁然明朗。

闻静的内心里,一直是对柳妍妍有些埋怨的,埋怨她有了男人就忘了姐妹。现在她全然没了怨气,谁会受得了自己老公心里装着自己闺蜜呢,她理解柳妍妍。

可她们还回得去吗?应该回不去了吧。

这世上,哪有永远完美的亲密关系。就算好到超过了血缘,追溯到前世,可一旦起了嫌隙,就再也无法恢复如初了。

我好心把闺蜜介绍给熟人相亲,不料却葬送了我俩十年的友情

闻静觉得自己以后再也很难再掏心窝子一样的付出情感了。亲密关系的度,她拿捏不了,远了会疏离,近了会起火。

她们是怎么失去了这段宝贵的闺蜜情呢,是为了男人么,好像又不是,她知道她对这个男人无意,她也从未对她的男人起过觊觎。

跟男人无关吗,可确实是因为这个男人也加入了这段关系,才起了嫌隙。

她想起了,当年刚开始工作时的柳妍妍经常跟她抱怨过的话:人际关系确实是个大难题。

也想起了杨嵩曾跟她发过的牢骚:人与人之间的小心思可真奥妙啊。

确实是难题,也确实奥妙。起码她拿捏不了。(原标题:《拿捏不住的闺蜜和男人》)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