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短篇小说)孙二蛋相亲记之四十四

2022-10-28 23:44:55 4056

摘要:两人站了起来。二蛋帮晓婷把头发上的一点积雪掸掉,理了理她耳朵边的头发。晓婷也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打干净。两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二蛋坐好以后,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嘻嘻直笑,就像猪圈里的猪吃饱以后,晒着太阳,舒服的哼哼似的,听得晓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

两人站了起来。

二蛋帮晓婷把头发上的一点积雪掸掉,理了理她耳朵边的头发。晓婷也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打干净。两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

二蛋坐好以后,情不自禁地又开始嘻嘻直笑,就像猪圈里的猪吃饱以后,晒着太阳,舒服的哼哼似的,听得晓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怒地说道:你还真能装,耐性挺好呀,一直听我讲话,也难怪你不敢和我面对面,害怕装不下去了。要不是你最后没话说了,说漏嘴了,我还一直提心吊胆的,在想着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呢。感情你背着我,一直在演戏呢。说完,忽然站起来,气愤不过似的,用拳头又开始打二蛋。二蛋笑着,躲了又躲,笑着说,你刚才还说我是猪呢。晓婷笑着说,你刚才笑的声音,不就像一头吃饱了的猪,幸福的哼哼呢。

打闹止住后,二蛋笑着说:一开始,确实吓了我一大跳,好家伙,那哭得叫一个惨呀,前戏很猛,我还以为你有个福建男朋友正在敲打鼓动你,让你准备跟他跑呢。雷声大,也多亏雨点小。

晓婷皱着眉头,好奇地问:什么福建男朋友呀!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呢,我爸爸管得太严了,吓得我不敢。

二蛋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说:我就想问你,这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是你一个人自作主张的事,还是藏在心底,甚至说就是一个愿望,并且还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你不跟我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就不能想着骗我一辈子吗?说完,嘿嘿一笑继续说,如果不是你前面哭得那么惨,我都可能想到,这是你编排的一种变相的自夸。

晓婷腼腆的一笑说:我有这么想过,可我还是心里煎熬,就像我之前说的,你把自己像一张摊开的纸摆在我面前,展露无遗,纯粹而又简单,又投入那么深,而我呢,想来就觉得不公。如果是你的话,我估计你也煎熬难受,憋不住的。

二蛋一笑说:就你,还叮咛我,千万不要太善良了,什么事都当真,尽情地投入,这样容易被人骗。人都说,恋爱的时候两人的智商都会降低,看来,你比我降得厉害。

晓婷笑着反驳道:这才是真正的恋爱,纯粹的爱情里,不允许夹杂一丝与之无关的事。

二蛋笑笑,无所谓地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纯粹和永恒一说,都只是相对而言,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人每天都在呼吸灰尘,可并不妨碍我们做出对的选择和正确的事。再说,你这是为了奶奶好,这么一个善良而美好的愿望,你觉得我会反对,或者说,因为那些封建说法,就会翻脸吗?还说什么,骂你,打你。一个,我舍得吗?我舍得我这双手打在你的身上吗?那我的心得有多硬。第二,这样一颗金子般的心,钻石般的美好愿望,我忍心放弃不要,或者打碎它吗?那我还是一个人吗?那我这个男人也太他妈小心眼和狭隘了吧!看来恋爱对你的智商影响很严重呀!嘿嘿,你的那点小小私心,恰恰让我觉得捡了个大宝贝。

晓婷说:你的心是不是也太大了,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就算你不在乎,叔叔和姨难道一点都不在乎。

二蛋哭笑不得地说: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何必跟他们说呢。

晓婷有点难为情地说:我觉得这样不好吧!叔叔和姨对我那么好。我却对他们有私心,你让我后面的日子怎么面对他俩呢。

二蛋苦笑一下说:放心,我估计我爸爸一点都不在乎。我妈虽然有点传统,但绝对谈不上封建,那也是差点考上高中的人。再说了,不管我爸还是我妈,只要有一丁点疑虑或是迟疑,放心,我来说服他们。上次你在你爸爸面前给咱俩铺路,这次轮也轮到我了,你什么心都不用操。再再说了,我爸妈估计早就舍不下你了。

晓婷温顺地点了点头说:那这事交给你办了,办完了跟我说一下。

二蛋嘿嘿一笑说:放心。我想说的是,奶奶的身体现在怎么样啦!

晓婷咬着嘴唇说:时好时坏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年龄大了,折腾不起,说是保持心情愉快,心态放好,家庭氛围很重要。

二蛋点点头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心理辅助作用。说完,坏笑一声说,你确定你再没有事情瞒着我了。

晓婷噗嗤一笑说:没有了。说出来真好,心里一下子轻松多了,就像背着的碌碡终于放下了。

二蛋说:我想说的是,要不我们俩就连订带结,我再给公司请几天假,咱们订完婚,隔上一个礼拜,就结婚吧!

晓婷看着他说:你疯了,这么着急干什么呀!为了奶奶吗?我还想在奶奶身边待上一年呢!你想的美,顺杆爬,结完婚,就由不得我了,你要我跟你去厦门,我能拒绝吗?

二蛋想的也是!既然这样,那就慢慢来呗!他本来想趁此机会跟晓婷商量一下订完婚后,带她去厦门的事,看来是不用张嘴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一会儿你父母该着急了。

说完,两人站起身来,各自提了手提袋。一起走出桃园,走上水泥路,直接往村子里走去。

扎在晓婷心上的一颗刺,终于被二蛋给拨了出来。晓婷像是彻底放下了包袱,整个人变得轻快活泼,走起路来像是舞蹈一般。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摆动着。

走到村口后,两人依依不舍的分手。晓婷趁着四处无人,主动凑上前来,在二蛋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奖励你的,嘿嘿。说完,提着东西,迈着轻松的脚步走进了村子。

二蛋转过身来,大踏步的沿路返回。路上的积雪又化了很多,雪水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脚踩下去,四散开来。大地依旧一片雪白,这么厚的雪,最起码得三天大晴天的太阳,才能消得完。几个野孩子在雪地里打雪仗,像他小时候那样不要命地乱跑疯玩,快乐的笑声,在天地间回荡。

不一会儿就走到柏油大路上了,还没往前走几步,后面就来了一辆从县城上来的班车,他顺便坐了上去。十分钟后,他下了车子,刚好又碰到邻村孙八叔的一个老熟人,走完亲戚准备回家,顺便上了人家的三轮车。

下车后,天慢慢开始变灰。他点了一根烟,踏着积雪往回走。因为白天化成水的雪再次结冰,再踩上去早已经不是嚓嚓的声音,而是薄冰粉身碎骨的清脆响声。

走回家里,进了父母卧室,赶紧走到炉子边,开始烤火。

八叔问他说,怎么送了这么久,你在晓婷家里吃饭了。

二蛋笑着说:我俩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又不着急。

八婶笑着说:我还以为你背着晓婷走呢。你瓜呀你,在十字路口坐个车,能省下一半路,也就到不了这个时候了。还没吃饭呢,想吃点啥。

二蛋笑着说:煮个砂锅菜吧!烤个馒头,一会儿泡了,连吃带喝。

吃完饭,一家人正在喝茶时,突然大门被推开了,刚娃叔,大堂哥,三堂哥和五堂哥走了进来。

孙二蛋给来人让了坐,散了烟,笑着说:叔,年拜完了。

刚娃叔笑着说:哎,现在这年有啥拜哩,没意思,走到这家吃一顿,走到那一家吃一顿。家家都一样,不是喝酒碟子,就是猪肉水饺,羊肉水饺,把人吃得厌嫌了。

二蛋端起换了新茶的茶壶,给每个人倒满,端到跟前,自己找了个板凳坐下。

孙八叔笑着说:过年嘛,就是吃吃喝喝,闲谝闲聊,聊个家长里短,聚一下,再还能有啥意思。

大堂哥笑着说:哎,过年是给娃过哩,指望咱地能过个啥年。

三堂哥笑着说:你们这心态不对,一年就是一段时间到头了,人乏马困的,歇一下,回顾一下往年,查缺补漏,不足的地方改进,溢了地方注意修补,吃一吃喝一喝,休息休息,再展望一下来年,继续出发。说完,哈哈一笑。

刚娃叔说:老三这心态好。

五堂哥笑着说:心顺了,心态都好,叫你一年挣下几万,你心态也好。

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刚娃叔笑了笑说,咱开始说正事。是这,那天初五我去了,本来回来就准备过来,结果惠玲他爸身体不舒服,我跟惠玲可就走了。昨个晚上准备过来,一听人家女娃在咱这边里,我想来了这事也没法说。

初五那天,我老表摆了一桌子,把女娃她爸叫过来了,先说了日子,人家没意见,随咱们这边定。人家那边根本就没叫人合日子,女娃他爸那人一开口,两句话说地,我就知道对方啥人啦,跟咱一样,大老粗,就一句话,只要娃愿意,咱没啥说的,剩下就只管笑了。我说一个地方一个礼数,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不知道咱这边现在礼钱啥行情。

我老表说,最高一万,一般都是八千八,六千六。我问娃他爸心里咋想的,准备要多少钱哩。娃他爸还不好意思开口,问咱这边打算出多少钱。我说是这,咱也不过来不过去啦,说那些车轱辘话啦,我们那边现在就是六千六,六六大顺嘛!娃他爸想了一下说,照你这么说,八八八还发发发里,一万元还叫万里挑一哩。说完,都笑了。

我说,看,这彩礼钱就没个标准,非要多少。咱就说我八哥这一家子人,估计你也肯定打听过了,人正直正气了一辈子,人品没啥说的,走到那达,那都敢拍着腔子说这话。再说小伙子,人长的气派,算不上大个子,但也不低,中等个子,估计你也见了。在厦门一家发电厂上班里,工资待遇都好,一个月三千多哩。娃大专毕业,爱看书,还吃苦耐劳,在外面一干多少年都不回来。月月给屋里父母按时寄钱,邮政的月月来给送钱哩,这咱不胡说,一巷子人里,你随便打听。娃懂事知礼,还热积地很,年上回来过年,在巷子里碰到人,叔长婶短地,那灰狼烟一根一根地发哩,不像有些挣了钱的娃,尾巴翘的都快挨住天啦,这都跟娃他爸他妈有关系,教育地好,家风好。

再说,我村里四大姓,主,赵,孙,王,老孙家底子厚,人多势大,弟兄们多,家家日子还都过得好,谁想随便欺负我八哥,他真得提前三天好好想一下,能不能惹得起,我意思就是娃嫁过去,吃不了亏。

你看,公公婆婆为人正气正直,还会过日子,年龄也不大,只有一个男娃,肯定把媳妇当女爱哩,将来俩口子有了娃,还能帮忙照看娃,这你放心。男娃又懂事知礼,还有本事挣钱,说不定将来事弄大了,扎根到厦门了。你说这么好的婆家,咱还迟疑啥哩。女大不中留,终究要嫁哩。当父母的最终目的,就是给娃找个好对象,好婆家嘛!现在这社会,等住一个好婆家,不容易哩,能真的把咱女当亲女的不多。钱再多,人家心里看不起咱娃,把咱娃不当回事,要那么多能咋,娃可是要受一辈子罪哩。所以说,难得咱这两家人,都是实诚人,俩娃有缘,心里还都爱对方,舍不下,你说这不是老天爷给咱帮忙哩。要我说,六千六,没胡说,真的没胡说,在辙里哩。

女娃他爸说,你说得对着哩,我也给你交个底,我就没想在我女子身上落钱,跟有的人一样,张口乱要哩。咱想的就是得先娃愿意,娃愿意了,钱多钱少,意思一下。我也不跟你来来回回的倒腾啦,八千八,一砖砸,除了结婚那天的离娘钱,那些零碎的花销除外,啥帮扶钱了这些都不要,你看咋样,老哥觉得我也没有跟你胡说,在辙里哩。

我一笑,想了一下,说,能行,是这,叫我回去了,跟我八哥一说,看我八哥八嫂啥意思。如果人家能接受,我就马上给这边打电话,咱就一口说定了,正月十三,就吃席过事。

最后闲谝哩,我给娃他爸可吹了一阵子,吹得娃他爸眉开眼笑地。我说,老哥你等住好亲呀啦。我跟你说,到时候俩娃把婚一结,等俩娃一安定,说不定就把你这老丈人一接,飞机一坐,一觉睡醒,你就到人家南方大城市厦门啦!

女婿跟女子把你一引,这边逛一下,那边逛一下,也叫咱见识见识,开开眼界。看一下人家那蓝个增增的大海,把人家那气候也见识一下。海边一坐,海风吹着,海浪哗哗的听着,海鲜咥着,一尺长的虾,老碗大的螃蟹,你就冷怂的咥。听我老表说,你爱喝啤酒,那不是刚好,啤酒喝着,老哥你想一下,心里美气不。吃饱喝足了,你在蹦到海里,耍一下,游他两圈,咱这一辈子没下过水的旱鸭子,也算经见过一回大阵势了。你说我说得对不,老哥。回来的时候,再叫你女婿给你买两件花花衬衫穿下,一看就是从南方回来哩,拿上两条灰狼烟,一个飞机坐哩,可到咱咸阳啦。你说,走到村里咱是啥阵势。人一问,那达去啦!唉,我女子女婿嘛!一个劲地打电话叫哩,叫到厦门逛去哩。我说我不去,娃不高兴,逼得我没办法就去了。你看,回来的时候非给买的花花衬衫,来,抽一根人家这七匹狼烟。

刚娃叔说完,在座的人哈哈大笑,连孙二蛋都听得直乐,差点没笑翻在地,平时没见过刚娃叔聊天,因为隔着辈分呢,没想到这口才简直是口吐莲花。笑的八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八叔也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